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小婷的婚礼是伪娘
小婷的婚礼是伪娘
 简单的婚礼,只有阿杰邀请来的几个同样喜欢伪娘的朋友来观礼。
--
  今天,是小婷盼望已久的婚礼,也是小婷最美丽最幸福的一天。伪娘已久的她穿过了各种衣服却一直不敢穿的婚纱。在她心中,这件衣服可是和爱人一起幸福的象征。这也许是每一个伪娘心里的期盼吧。
-
-  今天的小婷显得特别漂亮,特别性感。白色高跟鞋裹着穿着白色吊带长筒丝袜的玉足,白色吊带下是白色的丁字裤,小小的丁字裤包着小婷长软的肉棒。一身白色蕾丝短裙婚纱仅仅只能遮盖到她的大腿,尽管如此,薄薄的蕾丝婚纱依然若隐若现地可以看到她的小内裤,眼力再好一些的人甚至可以看到小内裤微微隆起。披肩的长发被小婷梳拢到了脑后,只留着前额的刘海。头上披着婚礼白色的头纱。-
-
  小婷看着梳妆台上镜子里的自己,画着淡妆的自己看上去有些清纯,有些优雅。这让早已喜欢作为被操的她一时竟然也有了一种想要把镜中的自己搂入怀里好好宠爱,更是恨不得用自己的肉棒在镜中美人的躯体中不断进进出出的冲动。-

-  只是,看着梳妆台上摆着的那条白色蕾丝的鸡鸡套,脸不由得红了。她想起刚才阿杰拿着这个进来时说的话:「小婷,等下把这个穿上。」鸡鸡套的两端开口,然后车上了白色的蕾丝装饰,质量倒是好得没话说,跟丝袜是同一种材料做成的。-
-
  小婷红着脸,把手伸到胯下,拨开了丁字裤,露出了又长又软的肉棒。因为认识了阿杰之后,她开始服用雌性激素的原因,肉棒的勃起早已不复往昔的硬挺,只是这软软的肉棒,抚摸起来有着更加舒服的感觉。
-
-  小婷拿起鸡鸡套开始往自己的肉棒套上去,只是软软的肉棒有些难以套上。
--
  仅仅是套入一小节,丝袜质地的鸡鸡套牢牢地咬住了小婷的肉棒,这就几乎让小婷受不住了。她努力地用自慰的方式把鸡鸡套套到了根部。两边开口的鸡鸡套让她的肉棒露出了粉扑的龟头。
-
-  套好了鸡鸡套的小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聊起来的短裙下套着白色蕾丝鸡鸡套的肉棒微微挺起。她知道,这样的勃起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
-
  「小婷,准备好了吗?婚礼马上开始咯。」阿杰推开房门走了进来,看到小婷如此淫荡地在照镜子,几乎就把持不住了,「这么快就发浪了啊?」「嗯。」小婷也不知道是回答阿杰关于准备好的问题,还是在回答发浪的问题。尽管之前跟阿杰有过多次的欢爱,但是被自己的爱人撞见这样的场景,小婷还是觉得很是羞愧。她赶紧把肉棒塞回到丁字裤内,把裙子拉下来后。
--
  「等一下怕是你想要不发浪都不行了。」对于阿杰来说,小婷的回答无疑是在对于发浪的承认,他小声地说道。
--
  「嗯……你说什么?」小婷似乎没有听到阿杰的话,毕竟阿杰刚刚也是几近自言自语地在说话。-
-
  「没……没什么……快点走吧!」阿杰敢接拉着小婷的手走向礼堂。阿杰刚刚趁着小婷在化妆室补妆的时候,偷偷地跟司仪和几个朋友把小婷熟知的流程给修改了一下。而对此一无所知的小婷却还满怀希冀地走向了心中向往已久的神圣之地——婚姻的殿堂。她不会知道,这其实是淫欲的婚礼!不过对于一旦变装就无比淫荡的小婷来说,这也许会是天堂!
--
  这是一场非正式婚礼。事实上,到场的只有阿杰的几个在变装网上的朋友。-

-  除此之外,也就只有新郎新娘二人了。毕竟,在这个国家,别说伪娘跟男人之间的爱情,就算是同性之间往往也得不到社会的认可。所以,双方的家人都没有到场。
--
  事实上,小婷也是知道阿杰本身是已婚男人。但是那又如何,对于她来说,只要阿杰真心爱着自己就足够了。所以这种非正式的婚礼,对于小婷来说就足够了。
--
  「下面,有请新人上场!」司仪的话开始了这场简单婚礼。在座的几位朋友都开始响起了掌声。
-
-  小婷挽着阿杰的手腕,两人徐徐步入了婚礼的殿堂。-

-  当两人来到了礼台,头顶的彩灯恰好将光束集中在两人的身上。-
-
  司仪:「接下来,请新人喝上一杯交杯酒,代表两人从此相交相爱,永不背弃!」小婷一听不由得脸色羞红起来。这个交杯酒,在阿杰的安排下,可不是如传统那般简单。而是要小婷含着酒,徐徐蹲下之后给阿杰口交,让嘴里的酒水沾满阿杰阳具的味道。然后通过亲吻的方式将酒送入阿杰的嘴里,再由阿杰含着酒水帮小婷口交。最后两人舌吻中将酒喝下。
--
  小婷接过了礼盘里的酒杯,轻轻含了一口,这个无比抚媚的动作让她听到了司仪轻咽口水的声音。然后小婷换换蹲伏下去,拉开了阿杰的裤链,熟练地掏出了阿杰早已雄起的肉棒,张开小嘴含住了阿杰的龟头,接着缓缓地开始往肉棒的根部意动,最终帮阿杰做了一次深喉。而小婷似乎还不愿意停下,反复地用舌头挑逗着阿杰的龟头,嘴巴也开始不停地吞吐着阿杰的肉棒。-

-  「嗯……小婷……你好会含啊……射了……我要射了……」阿杰终于在小婷的嘴巴里爆发出来了。-
-
  当阿杰爆发出来之后,小婷缓缓吐出阿杰的肉棒,却又能够无比娴熟地保证嘴里的精液不会遗漏出来。接着,阿杰同样用嘴巴含住了小婷的肉棒,只是阿杰更是调皮,不断刺激着小婷的龟头、马眼、甚至冠沟。反复的刺激中阿杰却又把握住了小婷的性欲,他每次都能够在小婷处于接近射精的边缘停下。
-
-  「杰哥……拜托你……让我……让我射吧……」小婷低声地向阿杰祈求着,但是阿杰却做了一个听不到的动作,然后用手示意司仪将话筒递到了小婷的嘴边,让小婷再说一次。
-
-  「……啊……杰哥……啊……」小婷的声音通过了音箱响彻全场,让她自己都有些吓到,「……杰哥……求求你……求求你让小婷射吧……」第一次如此将淫声浪叫通过话筒传递给在场的所有人听到,小婷觉得无比羞涩,却又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
  「啊……杰哥……杰哥……小婷要射了……要……射了……」终于,小婷在这种矛盾的心理下,在阿杰的嘴里射了出来。在场的朋友都听到了小婷的淫语,刺激得高高竖起了胯下的长枪。
--
  最后两人深吻在一起,酒水和两人的精液在嘴里来回混合,然后被两人各自吞下。-

-  这一套流程下来,小婷的脸颊红扑扑地。娇羞的样子更是让在座所有人举起了胯下的阳具。对于小婷来说,这是无比艰难的过程。初次在大庭广众之下与爱侣表演起如此淫欲的动作。这让这场纯白圣洁的婚礼染上了一丝红粉的淫欲色彩。更是让小婷早已因为服药而柔软的肉棒再度坚挺起来。
--
  司仪:「交杯酒既然已经喝过了,那么接下来就该交换婚戒了。」司仪拿出了婚戒交到了两人的手里,这并不是普通的戒指,而是阿杰特意定做的套在肉棒上的……姑且称之为戒指吧。
-
-  「下面有请新娘给新郎带上戒指。」随着司仪的话音,小婷将双手伸向了阿杰的胯下,左手扶住阿杰的阳具,轻轻地套弄了几下之后,右手将戒指套上了阿杰的龟头,然后撸到了底。
--
  「好的,接下来该新郎为新娘带上爱的戒指。」阿杰也是如此动作地给小婷的肉棒带上了戒指。只是阿杰给小婷带的戒指其实有一个小小的机关,那就是戒指上看似钻石的宝石其实是一个按钮,它可以让戒指变成一个跳蛋。-

-  「小婷乖乖,别出声哦。」随着阿杰的话音刚落,小婷变感觉到了肉棒上传来的刺激。然后从龟头一直慢慢地震动到肉棒的根部。如果不是阿杰提前警告,小婷绝对会呻吟出来。尽管如此,小婷依旧羞红了脸。
-
-  看着小婷的肉棒不断一上一下地跳动起来,司仪又一次轻轻咽下了口水,然后赶紧开始介绍下一个流程:「接下来,有请两位新人切婚礼蛋糕!」司仪的话音刚落,便有两位朋友推着婚礼蛋糕走上了礼台。-
-
  司仪:「各位亲友,你们说说,这婚礼蛋糕该怎么切呢?」「让阿杰操着小婷,用小婷的肉棒来切!」台下的朋友开始起哄,这完全在小婷的意料之外。本来,按照流程,应该是在两人的肉棒上绑上塑料刀,然后两人合力切开蛋糕。但是小婷不知道的是这一切其实都是阿杰的安排。
--
  「小婷,我真想现在就操死你!」阿杰在小婷的耳边说道,「操着你这穿着婚纱的伪娘,就在这婚礼上当着朋友的面操你。」小婷娇羞地点了点头,其实她心里也是无比期望着。淫荡的她早就想要尝试公开表演,只是一直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想法。-
-
  于是,阿杰让小婷双手扶住蛋糕车的两边,然后掀开了小婷的婚纱短裙,拨开了小婷的丁字裤,扶着小婷露出在外的肉棒放在了蛋糕边上。然后阿杰的阳具就顺势抵在了小婷的菊花口。-

-  众位朋友和司仪未成一圈在边上围观着。这让小婷娇羞地闭上了双眼。然后小婷只觉得后庭一阵挤压之后,迎来了阿杰的巨大阳具。菊花中一阵充实感随之而来。-

-  「啊……阿杰哥哥……慢……慢点……」小婷的娇呼并没有换来阿杰的响应,反而让阿杰拼命地往小婷的菊花里塞入自己的阳具。
--
  「龟头进去了……」边上的司仪依旧用着神圣的声音在解说着这无比淫荡的过程,「不止是阿杰的龟头进入了小婷的体内,小婷的龟头也进入了蛋糕。」这下,即使是小婷紧闭着双眼,脑海中依旧不由自主地随着司仪的解说浮现出那无比淫荡的画面。
--
  「完全进入了,两人都完全进入了!」司仪开始兴奋的喊了起来。-

-  感受这身后来自阿杰的强力抽插,小婷的肉棒也随着阿杰的频率在蛋糕里滑动着。这不同于之前阿杰诱惑小婷当着他的面操弄西瓜的感觉。西瓜是凉而多水,湿滑。蛋糕可能是因为刚刚烤好不久的关系,还有着一丝丝的滚烫,而松软的蛋糕带给肉棒的触感远不是西瓜可以比得上的。西瓜被操过之后,果肉是固定的,而蛋糕被挤压过后会有一个回复过程,这让小婷的肉棒每次捅入蛋糕里的触感是不同的。-

-  「接下来我们来玩一个游戏!」阿杰一边操着小婷一边说道。
-
-  「在座的诸位朋友,请你们排成一队来切蛋糕。」司仪心领神会地接下了阿杰的话,「谁先切出新娘的肉棒捅过的小道,谁就有奖励哦。」「奖励就是你们可以在我操着小婷的时候,在前面吃小婷的肉棒。」阿杰的话让小婷吓了一跳,却又无比期待着,感受到因为惊吓而使小婷的菊道一阵收缩的阿杰继续说道,「但是你们不能伤害到小婷的肉棒哦,谁要是伤害到,谁就要穿着女装被其它人操哦。」对于来参加婚礼的嘉宾来说,他们仅仅喜欢操伪娘,可不愿意穿上女装被别人操。于是纷纷小心翼翼地开始轮流切蛋糕。
-
-  而小婷的内心却十分紧张,她很害怕在操着蛋糕的时候肉棒突然挨上一刀。-
-
  这中害怕的心理使她不由自主地夹紧了菊花,这让她在阿杰的侵犯下更加不堪。
-
-  「啊,啊,啊,啊…别这样,好舒服,别弄了,啊,别停,舒服死了,啊,好舒服…」小婷的菊花紧紧地夹住阿杰的阳具,随着阿杰的抽插,舒服得语无伦次地叫着。-

-  这时,随着一整喝彩声,小婷只觉得自己的龟头似乎已经不在蛋糕之中,暴露在空气之下的龟头觉得凉凉的。她睁开了眼睛,原来是一个朋友中了奖,成功地切开了蛋糕中小婷操过的通道,而有趣的是,竟然恰好只暴露出了一个完整的龟头。-
-
  这位朋友趴下了身体,张开嘴巴堵住了蛋糕这边的通道。随着小婷每次被阿杰操到底的时候身体自然前倾使肉棒捅得更深,龟头每次都落入了朋友的嘴巴里。而朋友更是每次都紧紧含住了小婷的龟头,用舌头不停挑动马眼。
--
  「啊……好爽……杰哥哥操得我好爽……啊……龟头……啊……不要……不要舔那里……不要……」随着阿杰越来越快地操着,朋友的舌头也越来越快地舔弄着小婷的马眼。
-
-  终于,小婷忍受不了,舒服得高声大喊起来:「要……要……要射了……射了……」「小婷……你的菊花好会夹啊……」阿杰也是在小婷射精的时候感受到了小婷菊花的压迫,无比的快感让他在小婷的菊花里狠狠地射了一发「咕噜咕噜……」朋友在仔细品尝了一番小婷精液的味道之后,一口吞下,说道,「我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精液,谢谢你啊,新娘子!」「这不公平……」另一个朋友大声说道,「强烈要求小婷的精液洒满蛋糕,我们也要吃……」「对……小婷……你撸给我们看吧……」
-
-  「小婷……你看……盛情难却……」阿杰诱惑着小婷说道,「辛苦你再来一发吧。」「嗯……」小婷娇羞地把手伸向了自己的肉棒,开始一下一下地撸动起来。
--
  阿杰的朋友更是在阿杰的授意下,在小婷自慰的时候,一个个轮流地舔弄着小婷的沾满了奶油的龟头。而阿杰则是开始把蛋糕切开分到了每个人的蛋糕盘里。-
-
  「小婷,等下不要一下子射光啊,要每个人手里的蛋糕都能够沾满你的精液哟」分完了蛋糕的阿杰在小婷的耳边轻轻说着,「要是分得不均匀,怕是你还得再射一次呢。」也许是刚刚射过的原因,也许是小婷在众人注视下有些紧张。即使有着朋友们轮流舔玩着,小婷还是一直迟迟不能进入状态。于是阿杰开始协助着小婷。站在小婷的身后伸手把握着小婷两颗因为服药而微微隆起的奶子。裸露在外的肉棒更是一直在小婷的股沟上来回滑动着,还时不时地挑逗着小婷那还在往外流着精液的菊花,数次顶了几下假意要插进去。
--
  终于,在阿杰的挑逗和众人的舔玩下,小婷开始射精了。只是早已熟悉小婷身体的阿杰在这一瞬间牢牢握住了小婷的肉棒,然后让众人轮流上前用蛋糕来盛接小婷的精液。
--
  接着,大家品尝了淫欲伪娘新娘的精液蛋糕,然后庆祝一番。婚礼结束时,阿杰让小婷在门口给各位朋友和司仪口交作为祝福。他们也都满满地将作为祝福的精液射在了小婷的嘴里,然后满足地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