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奸魔千面<2>
奸魔千面<2>
  「哔,您的户头中只剩下$300,请另做选择。」

  哇~~~*%@#%@&$300而已?难道银行转帐失败?三百美金只
足够我飞往香港而已,那不就不用无法待在日本了?明天一定要回香港问清楚。

  伊势湾旁,爱知县的丰桥中,一名相貌平凡的男子正在向提款机提钱。只不
过,他似乎遇上一个不小的麻烦。骂着骂着,一位年轻美貌的女孩正向他走过来,
手上拎着一个7-11塑胶袋,随着她的接近,一阵阵食物的香味也逼近那名男
子。突然,女孩不顾银行安全界线的规矩,走到那男子的身边,看着他的银行资
料,笑着拿出一个御饭团对他说道∶

  「亲爱的,吃早饭吧。我在7-11买的!还有一份早报喔」

  那男子抽出了提款卡後,挽着那女孩的手,走向一个公园的长椅。坐下後,
一边吃着御饭团,边不经意的看着早报。只见报纸的头条依然不变,和四天来的
头条一模一样∶

  「广未凉子离家出走┅┅」

  虽然那男子已经看过这一类的报导,他还是从头到尾的浏览了一遍,内容与
前几次亦是大同小异,写的不外忽是广未凉子的家书与众人对她的去向与原因的
猜测。当然广未凉子的家书上早已写着是出自她自己的意愿,但警方还是不排除
绑架的可能性,毕竟大明星出走与不见踪影就是和一般人不同。那男子在看完早
报後,把女孩搂进怀里,一边抚摸她的秀发,一边问道∶

  「凉子,你还不想回家吗?」

  只见那女子对他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不,我想在此陪你,我不想回去唱歌,拍广告。」女孩把头靠在他的身上,
继续说道∶

  「陪着你的这几天是我最快乐的日子,因为┅┅因为┅┅因为我喜欢你。」
说完又把她那羞红的脸,埋在他的胸膛。

  那对男女不是别人,正是无人追捕的千面奸魔风间幻与失踪多日的广未凉子。

  (风间幻是千面在日本的名字而无人追捕是因为∶1、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2、没人报案,初奸在三年前就已过期销案,第二次的女子又爱上他这坏坏的男
人,所以尚无条子在他的身後乱钻。作者我也希望有此女友)

  看着她如此地深爱着我,我实在不好对她开口说到我必须回香港一事,何况
我还不想就这样被绑住,虽然我也爱她,不过我狂野的心,不允许我如此就定下
来。看来我只好悄悄地离去了,就在今晚,哄她睡着後,我会打电话给她的家人,
请她们来带凉子回家。当我再想着我伟大的计划时,凉子以为我没有在注意她而
想吓我一跳,看她的动作是想偷袭我的耳朵,就在她以为偷袭会成功时,她的双
唇突然已被我的两团热火包围,她的香舌亦被挑逗着。良久,当我们二人分开时,
她以娇小的双拳不停的槌着我的胸膛,娇嗔着我不公平。而我则拥着她,起身走
向下一个古迹。

  当夜晚来临时,我们分离的时刻也慢慢的接近了,此时的我,正不停的灌凉
子酒,企图醉倒她好让她的家人接她回去,而她却毫不知情的一杯接一杯的与我
对饮着。不久之後她便酒力不支的倒头就睡,而我也拨了那分离我们两人的号码。

  在广未凉子出走後的一个深夜,她的家人接到了一通奇怪的电话,依照电话
中人的指示,到丰桥的一家小酒馆去早凉子,一如电话中人所说,广未凉子已醉
倒在那小店中,而打电话的人早已不知所踪。家人虽觉得奇怪,但也没有细想便
把广未凉子带回家了。

  第二天早上,当广未凉子醒时,她已躺在她那舒服的大床上,而她的胸罩中
则藏有一信,信中写的乃是千面对凉子的期望与离开她的原因(当然不会写着他
还要去和别人xxxx)而广未凉子再看完信时已泪流满面,但是从她的眼神中
可以看出她对此事还没有打算放弃。

  四日之後,我又风尘仆仆的回到了大阪,既办完了银行转帐的手续,也做了
两件好事,一是救出蒙面,另一个则是奸了一位女性。我一边坐在青山一盯目的
一家小酒吧中喝酒,一边回忆着这件事。当天┅┅

  在我回到香港的当天我就去了银行,因为我目前已是身无分文了,连最後的
三百美金也成了诸位空姐的逛街费。我原本是预定一天办完此事,第二天去逛街
第三天则应午夜之邀,去营救蒙面奸魔的。不过这计划却被一人给破坏掉了,那
人就是香港银行的管家婆经理。说到她就有气,她约32~34岁,徐娘风韵由
存,相貌姣好,就是那心态,态度与贱嘴让人气的七窍生烟。当我一进银行後,
便遭到她的拦截,而经过她的问话後,她才把我的名字写在一本会客簿上,要我
在一旁安静等候,由於等的太久,我便先去到另一个经理的房间中聊天,而在我
出来时,她居然用恶毒的眼光瞪我,就因为我没有经过她的许可便私下去找经理,
而对不起她。没过多就更是对旁人蛮怨我是台湾人,我对她没有礼貌等等,她以
为我不知道她在骂我,因为我正在和经理谈我的户头的事。

  事後又是不停的找我的麻烦,嫌这嫌那的。妈的~~我一定要奸到这个贱女
人,让她一辈子不敢再找台湾人的麻烦,一辈子不敢再找我的麻烦。

  当天下午,我便躲在银行的停车场,打算查出那经理的住所,蹲了老半天,
才看到那老三八从银行里出来,开走她的小雷诺。我自从银行开始跟踪她,直到
她家,她居然一点知觉都没有。我趁她又去串门子时,遣入她的闺房,研究这贱
婊子的个性,生活方式以及如何凌虐她才会达到效果。根据我的研究,这女经理
是属於偏激型的,会因为一个人对不起她而蛮怨全部的人,而我就是要奸她奸到
她不敢为止。而她的男友正是那银行的总经理,俗话说的好∶朋友妻,不可戏,
只可欺。虽然我和总经理还算认识,但是这女的不能就此放过。想完决定半夜把
她拖到银行的停车场奸掉,然後赤裸裸的五花大绑在她的车上,让全银行工作员
都能看到她的「英姿」。(淫姿比较正确)随着夜的来临,我的心也渐渐的疯狂
起来,等待着鱼儿上钩。

  经过蛮长的一段时间,那女经理才从她的朋友家打道回府。就在11点後,
她接到了她的男友的电话,对话中那男的表示接到了一个大客户,要和那女的出
去庆祝一下,并说在10分後到她家接她,那女经理在挂掉电话之後便开心的去
换衣服。10分後,那男经理果然在门口等她,上车後那男子即对女经理说道∶

  「今晚我们去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庆祝一下」说完就开车走了。

  在路上,男子对女经理问到有关於这次庆祝的原因而女子则说那男的打电话
要庆祝。说着说着,他们的车突然被警察拦下来,只见那两名警察下了他们的车,
走近那被拦的轿车,拖出那名男子,便以驾驶赃车,疑是偷车贼的罪名将他逮捕,
押入警车中,由於那女子是和他一起的,她也被带往麻油地警察局审问。在不停
的审问,核对後,警察们才发现那男子是车主,而车子从未被偷窃。

  在一阵道歉声後,一名警察带男子前往汽车厂领车,而那女子也由另一位警
察带回家。不久後,就在银行门口,停着一台警车,车中并无一人,而离车子不
远的柱子上,绑着一位女子,她就是那银行的女经理。突然停车场的门口传来阵
阵车声,却是她的雷诺,而车中坐的则是那名警员。

  我将她的车开来後,就把她从柱子上解下来,反绑在车子的挡风玻璃前,她
的双脚则固定在车子的保险杆上,用的更是警车上的手铐。固定完後,我撕下她
嘴上的撒龙巴思并对她说道∶

  「我早就你不爽了,而今天我要用身体来教训你。」说完便甩她一巴掌。

  虽然她的嘴角还淌着血,她却已一副极硬的口气说道∶

  「我们走着瞧,你如果不放我,看我会不会向廉正公署告发你!」说完便高
傲的仰着头,以眼角瞪着我。

  我不语,慢慢地将第一层假面卸下,对她说道∶

  「你要告得是哪一张脸ㄚ,要不要我留下来给你?」我一边说,一边将那面
具塞入她的口中,让她无法再说话。

  在她的车後箱中,我找到了两支羽毛球拍,留下待会再用。我找完了工具便
走回前面,开始脱她的衣服。脱完衣服後我拿出我的肉棒,在她的脸上,胸上,
臀部和峡谷中来回的摩擦,而流出来的润滑水也沾的她满身发出精光。她却觉得
心而别过脸去,但是我不会因此而改变我的战术,我继续的挑逗着她的乳头,抚
摸着她那微微下垂的双乳并空出一只手来对付她的下部。很快的,她便已经淫水
四流了,而我的准备工作也已完成。这时我跪在她的下体前,以双手扶起她的腰,
以我的肉根对准她的菊花,毫不润滑的插入了一小点。那痛楚使她的胴体不停的
颤动,而我也用力的撕掉她嘴上的撒龙巴思,拿出面具,对她说道∶

  「现在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叫「去喂」问答。我问你话,你就回答,不然的
话我就用我的肉棒去喂你的菊花。」说完便开始了我的问答。

  「你叫什麽名字?」

  「┅┅」

  「够悍,我喜欢」说完便把棒棒往里头插进两寸,她痛着答道∶「张淑美」

  「你是哪里人」

  「九龙人」

  「你讨厌台湾人吗?」

  「我┅┅」

  「答非所问!」说完便把肉根向里面又推进一寸,只见她痛的泪都流下来了。

  「我不喜欢台湾人」

  「理由是?」

  「我被台湾人抛弃过」

  「所以不喜欢?」

  「是」

  「你胸脯多大?」

  「36寸」

  「年龄?」

  「32岁」

  「你回答的不够好,我要好好教训你」

  说完我就把肉棒用力的一拔,只见她的菊轮都红肿起来,但是我不管她,把
我的阴茎对准她的小蜜贝,用力的一插,就直插到底,碰到了他的子宫,她也因
为润滑的淫水不足而痛声大叫。我在完全不理睬她的情况下用力的抽插,她的阴
道也因为保护作用而产生更多淫水来润滑她的私处,不一会更是多到流出来流的
满引擎盖都是,好淫荡,好下流但是我喜欢。我怕她会咬我的舌头而不敢吸允她
的嘴,但是我却在她的耳垂,嘴唇上不停的啃咬,舔食,而我的双手更是忙碌,
一只不停的玩弄着她的乳尖,另一只则玩弄着她的尿道,抚摸着她的阴核。就再
她快要达到第一波高潮,阴道出水如洪时,我突然停止了抽插,拔出我的肉根,
一边用它摩擦着她的脸,一边问道∶

  「还想不想要ㄚ?」事实上我也差一点小命不保。但是不便show出来。

  她不说话,但是羞红着脸的摇了摇头。真够烈,我第一次碰到这种女人,不
过我还是要整治她。我不里她的继续我的抽插,我用力的插,外带一点回旋的动
作,只插的她的蜜贝欲仙欲死,淫水直流,但是她还是不动声色。没关系,看我
的!我边把她的淫水掬到她的後庭上,一边以我的手指不停的抽插,润滑着肛门
的内部,之後我便开始了我的上下双插术。一边插上面的肉贝,一边刺下面的菊
花。每一次我插进菊花时,她都痛的叫一声,而每一次我插入肉贝时,她都像感
到舒服的轻哼一声,到後来,她终於忍不住自己的欲望而淫叫出来。

  我更是兴份的猛插她的小蜜贝,插到她的阴唇向外翻了出来,她那菊花我也
不放过,但这次我不是自己插,而是用她那宝贝的羽毛球拍的把手,硬插入她的
肛门里,我与摇摆不停的球拍再隔着一片薄肉的两个肉穴中,不停的来回抽插,
回旋,直插的她娇喘连连并在回旋时大声淫叫,她的每一个声音更是与前一叫的
回音共鸣着,她的阴道也渐渐地缩紧,蠕动着。直到最後,她的阴精喷射出来时,
我的阳精也不甘示弱的回应着她,火辣辣的阳精更是烧的她舒服无比而大声的娇
喘。事後我在他回神之前,拿出我的相机与拍立得照下她的淫照。

  把她解下来并带回她的住处,在那我又玩了她三次,直插的她失神而昏睡,
我在她家淋浴完後,已经天亮了,我在她那红肿的蜜贝间留下的一张卡片以及她
的裸照,要她事後不能报警後便离开了她的住处,回去睡觉了┅┅

  至今,我还是觉得不要把她绑在银行门口好,因为那样实在是太没有人性了。

  酒喝着喝着,巷电视一看,便看到广未凉子正被NHK采访着,银幕中的她
显得更漂亮了,有着一股无法形容的韵味。邻近的青年们也都聚集在电视前面,
注目着他们的偶像,因为人多,我并没有看到实际的访问,只听道∶

  「广未小姐,你说你这次离家出走是为了一个男的?」

  「是的,但是他却不告而别,至今下落不明。」

  「什麽?他居然舍得广未小姐而远去,实在是太可恶了!」

  「藉此广播一下」说着凉子便拿出我(风间幻)的照片来,我何时被照的,
自己一点映像都没有,他接着说到「就是他,如果有人发现他的踪迹,麻烦你通
知我一声,谢谢。」

  突然我的肩膀一紧,原来已经给人抓住了,只见两三个小子指着我鼻子说道

  「就是他!不会错的,长的与相片一模一样。大家抓住他,不要让他跑了,
竟敢抢走我们的偶像,给他个五,六拳!哎哟!」

  不待他继续说下去,我便一拳击在他的鼻梁上,转身就跑。跑出酒吧之前,
我听到凉子说∶

  「幻,别想逃喔!我等你┅┅」

  不待她既续说下去,我便已经身在门外了,为了我的小命而逃亡着。

  在大阪的大街上,一群人追着一名男子,只见他喘嘘嘘的跑进一条暗巷,当
那群人追到时,那暗巷中除了一女,以空无一人,众人在那女子的指点下,向着
街尾冲去。吵杂的暗巷也在那身材高挑的女子离去後,恢复了以往的幽静。


(4) 电脑老师之奸

——————————————————————————————————

  我定居在日本後,为了我成为游戏设计师的梦,便马上进入了一家学院,东
京游戏设计学院,位於涉古区,代代木。那儿风气良好,设备先进,是一家不错
的大学,尤其是那里的学生,都不太有种族歧视,所以我很快就进入状况。话又
说回来,这家学院的妹妹也都蛮「水」的,搞的我时常兴奋不以,心不在焉的,
功课也是一落千丈,满江红!在我快要当出学院的时後,学院聘来了一位新的老
师。事实上,我也是在老师来的一个星期後才知道的,因为当时我翘课和几个妹
妹出去游玩了。

  「你知道吗?我们学院来了一位新老师!那位阪木先生很凶的,前几天他见
你没有来,气的去找校长了。你回去最好小心一点。」我的室友对我说到「他好
像有种族歧视喔!像温子没来也没事,你一没来他就告你一状。」

  我在学院中并不叫风间幻,而是叫我的本名,所以大家都知道我不是日本人,
但是我的室友,同时也是我在日本的唯一好友,风间翔却知道这名字!他是个和
我一样桀骜不驯,一样有许多秘密的人物!由於个性相近和都有黑暗的一面的关
系,使我们两成为要好的朋友。(风间翔也会出现在千面系列里,但是是另一个
完全不相干的故事,大家敬请期待)

  在我上课的那一天,我才知道,原来那阪木「先生」是个女的!全名叫阪木
广子(SakakiHiroko)。她是由美国回来的电脑硕士,根据我的目
测,她的身高约有171,三围应该是35D-26-34。相貌姣好,但脾气
不好,一些小事也能弄得她火冒三丈,大声叫骂,使得本来就身如凝脂的她更加
英气逼人。

  当我第一次看到她时,我就已经决定要把她弄到手,好好的玩弄一番,并得
到进她家的钥匙。这项计划拖延了两个多月才进行,因为那女老师有种族歧视,
使得我找资料的进度大大减低,大部分私人资料都是翔帮我问到的。她是一个人
住在一间大公寓内,常常晚上去健身房运动,与邻居并没有多少来往,喜欢租录
影带看,最喜欢看爱情故事。应该没有男友。初恋是在15岁,维持三个月而已,
因为移民去美国。约十点睡觉,妹妹有一个,叫小夜子,17岁。其它更亲密的
问题皆没有答案,尤其是年龄,不过这样也够了。

  一个阴天的下午,阪木老师踏着轻快的脚步,走进了职员室。在不经意的与
几位老师打招呼後,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了下来,随手拉开她的抽屉,似乎在找
寻什麽东西,不久便从最下面的抽屉拿出一条备用底裤,一串钥匙,之後便离开
了一会。当她又回来时,她身上的衣物似乎不太一样,好像淡了点。她拿完教科
书後便又离开了办公室。在她走了没几分钟後,她又赶回来放回她的钥匙,匆匆
的离去。只见另两名老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