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调教爱奴—2
调教爱奴—2
 

但即使如此,和照也享尽了美子的温柔,在临睡以前就要求美子蒙起眼睛,
解开了双手为他作第一次的口交。
和照也知道自己并非真的高手,所以在睡觉时不敢再用绳子缚起美子,为的
是怕她血液不流通而出现危险。和她解释清楚后,尤幸是即使解开了身上的绳
子,美子仍是很感激和温婉地履行她们间的承诺,继续服从和照的说话。和照要
求美子光裸地和他同睡后,也因此在深夜之时仍受不住美子那具诱惑力惊人的丰
满女体而要推醒她再一次口交。
首先醒来的和照,身上仍穿着睡衣,可是在看到摸到依偎在他身旁的赤身露
体的美丽姐姐,手掌在无意下仍是按在那又弹手又滑嫩的玉丸上,他的下身又更
发硬了。
“美子,起床了。”手指轻微用力一抓,以少许淫秽的方法来唤醒仍在熟睡
的美子。
“……嗯?”
刚才是海棠春睡,现在是睡眼惺忪,横身侧卧的雪白肉体加上美子动人的仪
态使和照产生出一阵陶醉感,就连全身的细胞也兴奋起来。昨晚入睡以前他已把
临急就章的计划作出全盘性的修改,目标首先定为要让美子的潜在奴性发挥出
来,使她向往作为他的奴隶,继而用办法剔除他们姐弟间那种感情屏障,到最后
就是要她主动向主人奉献出自己的身体。
“早安,主人。”慢慢习惯了裸体的美子既乖且羞地赤身搂着和照,眉宇之
间是撩人的媚态,清楚地表示出她已决定在这三日内都会安于本份地作她弟弟的
一个性奴。
“嘿嘿嘿嘿……乖了,但奴隶向主人请安不是这样子的。”和照把美子搂抱
并在她的耳边小细地说了几句,美子听毕立时面如火烧。
在和照的注视下,美子仍乖乖地下床,之后她屈膝在他的面前并蹲下身,两
腿往左右张开,用双手把自己那两片嫣红的桃肉打开,在阳光透射之下,女性所
有最神秘私隐的地方尽皆让和照一览无遗。她恭敬地仰视主人,眼里满是羞涩和
一点点的欲之火。
“母狗美子向主人请安。”
依和照的计划,今天是要让美子在屈辱和快乐之间不断徘徊,所以先来教她
女奴的礼仪。他把一只脚伸向美子的面前放在地上,美子愕然地望向了他,一时
之间,她的羞耻感强烈地涌现,但她心中也明白这对于一个奴隶来说只是小事一
件而已。
蹲下的姿势改为跪下,美子今次也学乖了,她没有使用双手,只是四肢伏地
后,可爱漂亮的面孔贴近男生的臭脚并开始为他卑下地以小嘴和舌头服务。
“每只脚趾和趾隙之间也要彻底地舔得干净。”
“是,主人。”
美子小心谨慎地对亲弟弟的每一只脚趾吸吮,就连趾隙也不敢放过。由于要
俯首服务主人,所以美子定必要把她那大屁股在和照眼前翘得高高的,让和照在
享受她的口舌服务时,也可以欣赏这两个大雪山的美景。
在和照爽得不亦乐乎时,美子的心情却是打翻了五味架,像是屈辱感,安全
感,悲哀感,满足感,性快感,真个是五味陈杂,连她自己也不知是什么感觉,
只是一点可以肯定的,她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浓烈的男性汗味从和照的脚趾传进鼻里,酸涩带苦的怪味由舌头传上脑中,
偏偏这种异性的体味气息却刺激起美子女性的本能,而且卑污淫秽的勾当也让她
尝到一直以来想尝试的感觉,身体也开始产生出动情的迹象。暗在心里骂自己淫
荡下流时,可是嘴里却像吃着珍馐百味的努力含着吮着。
“主人的脚趾好吃吗,小母狗。”
“……主人呀…………”
看到美子向自己撒娇,那明亮的眼睛和红红脸蛋上的羞人之色实在可爱到极
点,和照心里一荡,也不责怪美子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却更决心要把眼前这可
爱驯服的女奴占为已有,绝不能让予他人。
和照拉下了裤子,昨夜已有了两次口交经验的美子看见后也了解他的意思,
爬到他的面前却停了下来。
“这是主人的东西,是你讨好主人的地方,不喜欢吗?”
“不,母狗美子喜欢。”美子看着眼前的男性肉棒,羞涩之色更浓。昨晚的
两次经历一次是蒙眼,一次是漆黑,今次可是第一次在有光的地方看到。面对那
昂首吐舌而又有点丑陋的家伙,美子仍有点不知所以的停下来。
这正是和照聪明的地方,昨晚两次让她看不到的情况下口交,现在纵是第一
次真的看到了男具,她也不会有多大的抗拒感。果然,看了两眼,美子胆粗粗的
就上前含在口里。凭着两次的经验,她小心的不敢用牙齿碰到肉棒。昨晚就因为
没经验而弄痛和照好几次,庆幸和照仍很疼她地没有任何责备。
和照此时发挥了孩子的顽皮本色,双脚突然把美子的头夹紧,只是小心地注
意力度,不让她感到呼吸困难。美子看了和照一眼,再没有任何表示就继续她的
工作。垂头看着被他夹紧的美子的俏脸,温暖的快感也由阳物传遍全身,和照不
禁抱着美子的头前后摆动。
“呼,好爽,母狗,全部含在口里!”
“……是…主人……”
早晨起床就有美女为自己作口舌服务,和照感到真是不枉此生。浑身舒泰和
快感使得年青的肉体很快就在姐姐的口里发射。他抱紧美子的头颅,腥浓的精液
直注进她的丁香小嘴之内。
发泄过后,和照慢慢放开美子。
“干得好,美子。你的口技开始有点象样了。为了奖励你,我准许你不用再
叫自己母狗,叫回自己做美子吧。”
仍服从命令含着精液的美子,端正地跪在地上平视前方,但竟然眉头轻皱以
眼神微微瞄了和照一眼。
“唔,不喜欢吗?”
没法说话,但也没有摇头或点头,可是美子的眼里似是放松和亢奋了点。
“哈,我明了。原来姐姐喜欢被叫母狗,对不对,你这条母狗!”
美子身体轻轻一颤,面上的红霞直染到颈项再染到全身,不敢垂下的脸孔充
斥了无限的春意和羞色。
“好吧,既然你喜欢我就一直叫你母狗作为奖励吧,母狗!母狗!母狗!嘿
嘿嘿嘿哈哈哈哈…”和照得意淫笑的同时更用仍粘有美子唾液的脚趾扫了一扫她
那因害羞而红润可爱的小脸蛋。美子也显示她潜在的性奴潜力,含了一泡精液,
让和照以脚趾调戏她的珠面,耳里是主人讥讽她的淫笑,眼中虽仍有点羞涩,但
依然乖乖跪着不动,全然以一副性奴隶的姿态等待主人下一个命令。
“嘿嘿嘿……没想到我这个木讷冷淡的乖女姐姐原来是一条性变态的淫乱母
狗呢…嘿嘿嘿嘿…”
被叫了几声姐姐,美子立时就显得不自然,但很快又回复平静,和照看在眼
里却已心中有数。
“现在,美子……对不起…母狗……嘿嘿嘿……含着主人的赏赐去准备早餐
吧。”
美子向和照行了个土下座后就裸身走出了房间。
在客厅之中,和照舒服地享用姐姐为他所做的早餐,而美子的一份则放在桌
上。和照吃过早餐后,看了看跪在一旁,双手已经被缚在前面的美子。
“吞下吧。”听到了命令,美子已不理会那腥味,急不及待地把含上十多廿
分钟的精液咽下肚子里去。
“美子,你知不知道奴隶的进食方式?”
“……知道,主人”
“应该怎样做呢?”
“是…在地上爬着…只用口吃……”
“说得对,你知道就可以了。来!坐在主人的大腿上。”美子原以为要用狗
爬的姿势在地上吃早餐而苦恼,可听了这命令时却搞不懂主人的意思,但仍乖乖
的坐了上去。
“今日先不用爬着吃,你是主人心爱的小母狗,乖奴儿,就由主人来喂给你
吧。”
听到和照的说话,美子不由面红心跳,她心里更翻起滔天巨浪。当和照说她
是心爱的小母狗,乖奴儿这句话时,她心里竟有说不出但又很实在的甜蜜感,这
是她不能接受的,虽然他是主人,可是他答应只当几日而已。如果只玩几日也还
可以接受,但他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弟弟,若果她真的是暗暗地…………
在美子仍处于天人交战时,和照已吻上了她的嘴唇,她的早餐也传进了她的
口内。美子的心里不住挣扎,但却不敢把这矛盾表露出来。随着和照的喂食,美
子也越来越苦恼。
“和照…………”
正在喂得过瘾之际,美子突然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和照也吓了一跳。
“美子?”和照万分小心地观察她的反应,也心念电闪地想及是否那里出了
问题。
“我…我…………姐姐求你好吗?不要再玩下去了……如果你想要…我的身
体……我现在就给你吧…但以后不要……再…玩…算是姐姐求你……好吗?”
和照一时失去了方寸,这根本大大超出了他的计划,甚至连美子是什么想法
他也都搞不清楚。呆看已是一脸凄然的美子,忽然又好象多了平素的那份拘谨与
端庄,眼里也不知为了什么原因而有泪光。抱着这名梨花带雨的美女,和照首次
感到胸口有一点点的隐痛。
“是否我弄痛你吗?”在和照的软语相询下,美子却只是可怜地摇头。
“嗯,你不用怕,我是一定会守诺言的,如果你仍不相信,我可以发最毒的
誓!”正当他想要举起手发誓时,美子却非常紧张地把他的手拉了下来。
姐弟俩就沉默了好几分钟,最后和照叹口气,轻轻抱起了美子,她也合上了
眼睛任由他想怎样就怎样。把她抱回她自己的香闺,和照小心地把她放在床上。
第三章
当美子安然躺在床上时,和照拉过身旁的椅子,坐在椅上看着她。美子偷偷
望了他一眼,随即不敢再看,合上眼不再有任何动作。
和照忽然把美子那些惯用的绳子和震蛋拿出来并愤然用力掷向她的身躯上。
“你现在算什么?扮圣女吗?”
被和照突然的一喝,美子吓得坐起了身蜷缩到床头,眼里现出惊慌之色,全
身也抖震不止。
“不…我没有…我…”
“没有什么,还是说你跟本就在耍我?”
“我……只是……”
“你以为我真不敢上你吗?”
望着怒发冲冠的和照,她难道可以向他说自己喜欢上他吗?可怜欲辩无从的
美子猛地摇头,咬了牙,泪水急速地流下。
“哭什么,我可没准许你哭。”
“不要…和照……求你…不要这样对我…”
“我对你不好吗?你现在打破了我们之间的承诺,还想要我怎样?”
“呜………”
女人的眼泪始终是男人的克星。
和照终究仍有点理性,看到美子已哭成泪人,他也不得不收敛火气,冷静细
想为何突然会变成这个局面。
叹气又叹气,和照最后还是坐到床上把美子搂了过来。
“呜……我好怕…呜………和照………和照…………呜…”
和照把美子用力地抱在怀内让她尽情地哭,但自己却一言不发地坐着。
突然之间,他觉得自己很无聊。
不,是极度无聊,极度幼稚。
去他大头鬼的什么调教计划,自己到底有没有想过是否真有成功可能,成功
后他可以承担那责任吗?失败了他又如何?现在这种玩火的游戏真的很有趣吗?
虽然平时很少交谈,但在他怀内哭泣的可仍是和自己一起成长的亲姐姐,是一个
很可爱的女孩子,不是一件随他调教的性玩具。
真是他妈的!!
偶然的眼尾扫过了美子放在桌上的一张合家照,和照脑中似乎隐隐发觉了美
子为何哭泣难过。
美子哭了不知有多久,在累透后的迷糊中,她像是听到和照非常温柔的安慰
之声。慢慢地,她感到有人轻轻地把她的身躯放下,盖上了被子后就沉沉地睡
着。
和照单独一人在客厅之中收拾餐具,脑里却是挥之不去的美子姐姐那美丽、
温驯、妩媚和可爱的倩影。回想起来,把自己的姐姐调教成自己的性奴隶,这种
想法不是可笑是什么?
收拾好一切,他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客厅之中,冷清的空间回荡着浓浓的寂寞
感,只有美子的影子仍在他脑中转个不停。他吃惊地发现自己可能喜欢上她了。
真是报应。
胡思乱想后,和照有点头晕,在客厅的沙发上也静静地睡着。
当他睡醒时,已经是下午了。张开眼所见到的,就是美子那具婀娜娉婷的身
躯。不是发梦,她真的在自己的脚边蜷缩身体地沉睡。
“姐姐!”和照推了推美子,她醒后立时惶恐地起身,跪在和照的跟前。
“主人,对不起!”
“不,姐姐,是我说对不起才对,如果你不愿意…”
“不,请主人不要这样说,刚才是母狗不对。是母狗一时心乱才会胡乱地说
话,请主人责罚。”
和照看着美子亮丽但带着惶恐及悲伤的俏脸,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坐上来吧。”和照轻轻拍了身旁的沙发位,美子不敢犹豫立即坐到他的身
边。
“我是说真的,你不喜欢我不会再强迫你,我是真的不会向他人说出你的秘
密。”
“母狗美子也不可以向主人撒谎,主人,刚才很对不起。”
和照再次看了看美子,心里回忆起刚才的情况,尤其是她拉下他的手不让他
发誓时的紧张表情,对比自己现在的心情,他已有点明白美子的想法。
“美子,请你相信我,好吗?”
“?!”
“我知道要你相信仍未成年的我是一件很难的事,而且要你接受我们这种不
正常的关系也同样不易,当我相信当我们都长大成人以后,只要我们仍有这个希
望,我们一定可以解决问题的,一定可以。”
“和照!”和照的说话非常直接,等若向美子表明他已发现她的心事,也向
她作出明示他也对她有意思。那么这几日的调教就再非一个游戏这样简单,而是
他们将来的一个基石。
美子的脸上终于现出了一个甜蜜的笑容,也乖乖地倚在和照的身边。
“我是主人的母狗,一切也听主人的吩咐。”
“美子,我现在给你第一个命令,除了我一人外,包括你自己,再没有人可
以叫你母狗,明白嘛!”
“啊……美子明白,主人!”随着朗声的回答,美子脸上的笑容也更盛了。
“那么这几日主人我就好好把你玩个痛快吧。”
“今晚我会好好操你这条母狗的。”和照突然在美子的耳边说出了这句话,
美子立时面红,但却没有反抗,看来她也决定了要把自己的第一个夜晚交给自己
的第一个爱人,只要他也喜欢自己,哪怕他是自己的弟弟。
雨过天青,而且因为俩人之间的约定,他们的心情也极为愉快,除了美子仍
有点因初夜的来临而带点紧张外。
和照让美子穿回衣服后去买晚膳,而他也要出外收集往后调教用的一点小玩
意。
当美子穿回平日的衣服后,和照却又觉得奇怪,她虽然回复平时一碌木头的
妆扮,但不知是心理因素还是其它原因,在他眼里看来,总觉美子比以前活泼和
好看。
在街上购物的和照,心情之好,真是十多年来从未之有。说来惭愧,他们两
姐弟这两日的对话,比以往一年之中加起来的还要多。想到美子,和照的脸上如
浴春风。原本的调教计划已经不起作用了,而且也不再需要,现在的美子应该会
服从和接受他的,就把它变成爱侣间的密戏吧。
可能是心里爽快的关系,总觉得今日的黄昏特别美丽。
甫一打开门,他的性奴已一早回来,现在更是全身赤裸的跪在大门之前,恭
候她的主人回家。
“欢迎回家,主人。”以和照今早所教授的姿势,跪姿变成蹲下,自己掰开
了那仍未被任何人使用过的,非常珍贵的处女性器,就连下方的粉红小菊门也是
隐约可见。美子面上的两个脸蛋红得有如两只肉鸡蛋,又羞又喜的把视线往前
看,但眼里那泡晶莹的光泽却毫无掩饰她已情动的反应。而那女阴更出卖了她,
在充足的光线下早已是闪烁一点淫猥而明亮的水光。
面上笑得温柔满足的和照,心里却又在使坏。他故意不去把大门闭上,自己
更是侧了身,任由全裸以性奴问安姿势蹲着的美子面向大门,打开自己的阴户向
大街之外彻底地暴露自己身体的所有隐蔽秘密。
美子一时慌了手脚,一向习惯了保守的她,十七年来的习惯可不是一时三刻
可以改变。惊慌和丢脸的同时竟忘了和照所教诲的,昂起了头,与主人相对视。
和照轻轻摇头,美子轻皱娥眉,缓缓收回望向和照的视线,向前望出黄昏中
的大街。以这种变态淫贱的姿势向大街外露出,还自己打开那两片桃红色肉唇像
是想让陌生人把自己的体内看个清光的,即使未见行人,但那羞耻和刺激已叫这
个小妮子吃不消。
“噢,美子,你的乳头和阴蒂都胀起了,这种玩法很爽吗?”站在旁边兴致
勃勃的和照,坏坏地以下流的说话刺激这既可怜也可爱的小性奴,还笑着吹起了
口哨。
身为奴隶的美子当然不敢违逆主人的意思,但提心吊胆地望着大街,不知何
时有人路过,更不知会否让邻居看到,她的心脏像是要跳出来似地,支撑身体的
双脚也有点抖震。
“主人…求主人……放过美子……”逼不得以,美子最后还是向和照求饶。
听到美子那震颤的声音,他才缓缓关上了门。
“美子,过来给主人换鞋。”和照一屁股坐下,美子急忙地爬到他的身前,
小心奕奕地为他解下鞋绳,慢慢退去鞋袜,还为他穿上拖鞋,但手已因刚才一幕
而有点发抖。
在美子替他换鞋时,和照拿出了在宠物店买的那个大型犬用的首环。没有选
择人用的首环,除了是因为以和照一个学生支付那种价钱是不容易外,更大的理
由是他不想用拘束性高几倍的首环来管束美子这个仍是幼嫩的奴隶。
“这是主人送给你的,来,让我给你戴起吧。”
美子乖乖地向前俯身,可爱的面孔在近距离下凝定在和照的面前。女性的幽
香从发丝中飘进鼻孔之内,她那双含情默默的眼睛现在更可以肆无忌惮的望着她
的主人。和照的眼光向下望去那仿如钟乳石下的水点的粉红乳首,再回望上了美
子那色泽红润,娇嫩欲滴的两片小嘴唇。
不克自制的青年把狗圈套上了这丽人的脖子上时,也顺势把她拉近自己,忍
不住就吻上了美子的红唇上用力吸吮。
深深的湿吻后,和照把美子压在身下,大手不规矩地在她的裸身上游逛。
“美子,你是主人的性奴,现在主人要给你打个性印。”
“性印?”
和照用手指直接摸进了美子那满是爱液的温湿肉穴内就当是一个回答。
“现在??……就在……在这里?!”明白了和照的企图,美子也不由吃了
一惊。
“美子,你是我的奴隶,我喜欢几时要,在哪里要都可以,你的所有一切也
是属于我的,还是你不打算让你的主人高兴?”
从以往所学过的,作为一个主人,必须要有超越奴隶的创造力,也就是说,
不能让自己身边的爱奴摸透自己的心思,也要有层出不穷的点子,最好更是坏点
子。对此点,和照是非常信奉的。故此他就来一次突袭,在美子毫无预备下,快
速地攻下她的身体和心房,同时也要她明白性奴最基本的义务是为主人提供性交
的服务。
而在和照意料之外的是,当美子听到和照说自己的所有也是属于他的,她竟
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舒爽和安心的感觉,从她那双明亮的灵魂之窗更可看出她那
渴望和期待。
“我……不……美子乐意………美子真的……很高兴。”
“但你刚才质疑你的主人,那是不对的行为,美子你现在先给自己掌嘴十
下。”
主人已经下了命令,美子只好为刚才的失误在小嘴上啪啪地打了十下。
“乖,主人给你点东西,是你最喜欢的。”和照把一条红色的锦绳拿出来并
把美子的双手反缚。
美子对被捆缚的确有着强烈的癖好,被缚时非但乖乖的没有反抗,反而口里
更传出细微的女性娇喘。和照今次不止是缚手而已,还把一对新买的小铁链系上
了两个小夹子,夹到了美子那突出的乳尖。
可能是身体因为被缚而发情,原本对痛并不是有很好抗力的美子,此时的表
情看来并没有预期的痛楚,和照也心里暗暗为她所拥有的那种受虐体质而兴奋。
和照轻轻拉动了链子,美子的反应非常强烈,眼珠上吊,两腿乱踢,一头优
美的长发也随着她的摇头摆脑而乱飘,贤淑型的少女转变成风情野性。
苦忍多时,早已忍到几乎发狂的和照看到了美子这种催淫似的表情反应就更
无法再忍下去了,搂着美子那魔鬼身材的女体就不断四处抚摸索吻起来。
“啊…主人………噢…”春心荡漾的女孩,此际已没有了任何抗拒的意识,
一心一意等待她主人的宠幸。
虽然没有经验,但和照本身算是个挺细心的男孩。在享受爱抚的同时也留意
美子的反应。她的眼睛眯成细丝,身体也发红发热,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地呼气。
和照把阳物掏出,对准美子已是潮湿的阴户入口,尚未进入,美子已紧张得
全身不停抖震。看在眼里的和照也觉得现在躺于自己身下的美子活像是一只被狮
子擒下的惊悸小羔羊,但其可怜更是无限地惹人怜爱,而很快这可爱而纯洁的美
少女就会成为自己的女人。
“美子,这是最后一次了,你不后悔吗?”
已然晕头转向,迷糊于爱欲之中的美子听到和照的问题,本要含羞摇头,但
旋又想到了她是自己的主人,最后还是艰辛地开口回答。
“不后悔…主人…”
“那好吧,但奴隶应该要亲自开口向主人邀请才对。”
欲火烧心的美子,现在哪还顾得什么矜持,而且她已诚心地希望自己能被主
人占有和疼爱,虽然非常羞怯,但也顺着和照的意思去做。
“请主人……给奴隶美子………肉棒…”
“嘿嘿嘿……好一条淫贱无耻的母狗,爸妈平时没有好好管教你吗?”
“…不要说……啊……”
和照在美子分神时,腰身一挺,下身噗唧的就深入了美子那从无人踏足的湿
润的体内。感受美子穴里的热力,看着她那首环和乳链,性奴的姿态更激发出和
照的欲念。
早已充血和分泌充足,被破了身的美子只感到像是给刀子轻轻划过般,但随
即感到了和照那男子气息的冲击和充实。被支配,被占有,对于有被虐癖的美子
来说,除了身体的贞操外,就连她心灵的初恋和贞洁也给和照彻底地夺去了。
始终是第一次,当主导的和照把美子的双腿抬上了肩上就埋头苦干的不断向
美子进攻,而在他身下承受突刺的美子也努力配合主人摆动微细的幅度。
“美子……主人命令你……说…你是主人的性奴隶……不准停…”
“是…主人……哼…美子是…主人的性奴隶………美子…啊……主人的性…
啊……噢…奴隶……”
正陶醉于和照所给予的快乐,美子不独是口里承认性奴的身份而已,和照所
给的命令其实是配合性行为时的一种催眠,加上她本人就对自己这个主人抱有好
感,不停在快感之中的说话更是深深印在她的心里去。
“好…了……嗯…美子……我是你的…谁人?”
“…啊……美子的……主人…”
“……美子会…服从……主人…吗?……啊…”
“…会……美子…什么也…啊……会服从主人……”
感到非常满意的和照放下了美子的美腿,仍插入她身体的阳物停了进攻。变
为俯下了身,两手在她那浑圆而弹手的肉球上搓揉起来,嘴也贴在美子的唇上把
舌头直接侵入她的口腔内,肆意地享受美子那健美肉体所能为男性带来的最大性
趣。
情欲高涨,美子已完全沉溺于快感之中。也不管她是被反缚两手躺在大门口
处,双腿就如螃蟹的蚶子夹紧和照的双腿,除了丁香小舌和樱桃小嘴全力吸吮他
的舌头和流入来的唾液,全心全力为主人提供湿吻的服务外,发骚发软的身躯则
尽力发松,任由她的主人在自己身上所有的地方随意地抚摸。
把姐姐压在身下交媾的和照,身体感受美子女体的软和暖,手里的是年轻女
生丰满的两团嫩肉。不论他温柔还是用力的抓着,美子也全不反抗,任他施为。
而且当他把舌头伸进她口腔内时,美子更主动又舔又吮的服侍他。那种主人主宰
了自己奴隶的爽快感,让和照以为自己上了天堂一样舒服。
和照温存够了,重新开始对美子的抽插。在家中的门口,美子下唇紧咬,柳
眉轻皱,从鼻子里发出一下一下清晰的娇哼。
一轮猛烈抽插,和照感到自己快要到极限,他胯下的美子也感到主人明显加
快了动作。带着春意妖媚的眼眸望了和照一眼,似有话要说,但很快又再合上了
眼睛专心等待他对自己布施甘露。
和照知她想要说什么,却又想再戏弄一下自己的性奴。
“母狗……想主人…在你的阴道里……嘿…撒一泡尿吗?”
听着和照下流得过份的话,美子的心胸像被打了一锤,强得可以的悦虐快感
直把她殛得心脏也几乎停顿,原已紧紧咬着主子肉棒的肉洞奇迹地又再收得更加
紧密,夹得和照差几一泄如注。
“…嗯……主人…求你……别欺负……美子……”
“不可以……我以主人身份…命…令…嘿嘿……你要清楚地说……请和照哥
哥…在美子妹妹的……阴道里…子宫里……撒尿尿……”
长幼身份倒转,也被揭起了她们正在乱伦的事情,还被和照命令说出如此无
耻的说话,堕落和卑贱的感觉逼使美子即使羞得眼有泪光,但仍是无法不去服从
主人的命令。
“…主人………嗯…请和照哥哥……啊…在你的…美子妹妹…阴…道里……
噢…子宫…里撒尿尿……呜…主人………”
已到极限的和照也不再用说话难为她,加快了动作后,一股火热的浪潮集结
下阴,在爆发的前一刻,突然用力拉动那扣紧美子乳首的链子,美子非常夸张地
大声的发喊,全身也抽搐起来,而和照也同时把自己的汁液满满地直注入姐姐的
子宫之内。
良久,和照轻轻起身打算离开美子的体内,她却张开疲惫的眼睛,眼神更写
满了哀求和不舍,看得和照心都痛了。徐徐捧起了她美丽的红脸儿,吻了一吻才
开口说话。
“美子,你是我的了。”
“是,主人。美子是主人的奴隶。”
“美子,从现在开始,我会用比较严厉的方法来调教你,你可以用安全语,
即是让我知道你有痛楚或不舒服,但就是不可以拒绝命令,明白吗?”
“是,主人。”
和照满足地笑了一笑,轻轻把美子扶了起来,但心里又暗骂自己,刚才还扮
得正气凛然的想要放弃,现在美色当前又不禁想继续调教这位可人儿,真是男人
的劣根性。
但搂着美子那纤细但结实的腰枝,看着她那陶醉和依恋的眼神,和照不禁心
里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可以放弃她呢。
“对奴隶来说,主人的一切都是神圣和珍贵的,所以刚才我赐给你的精液你
要珍惜和道谢。”
美子的春潮仍未退去,现在不禁倚在和照的身旁带了点矜持地撒娇。“嗯…
…主人………是,美子多谢主人赏赐。”
“还有。”和照指向了地板上,由美子女阴流出来的精液,美子会意但又羞
涩,望了和照一眼,驯服地跪在地板上,俯下身用小舌头把那些由她的肉壸滴
出,融和自己蜜汁的精液舔回嘴里。
“味道如何?”
“……好味,主人。”
第四章
风雨过后,美子的下身现出了少许的红肿.和照也知道刚被破身的美子在今
个晚上是再不适宜有性行为,虽然他的心里仍是很想多要美子几次。
但连和照也感奇怪的是;此时的美子显出了和平常一点点的不同,要清楚说
明却又很困难.只可以说她的一些小动作和以前不一样。
比如美子的眼神不敢直接望向和照,但却会不时偷偷瞄着他,像是小心地留
意他的需要;她以往没有拨弄头发的习惯,但现在竟不时可以看到这个情景;除
了和照有特别的命令,否则她的双腿就像是缝在一起的打死了也不再张开,一点
不像往时在家里就悠悠闲闲的傻姐姐;但最不习惯的是一向出名木口木面的美
子,现在却不时地偷笑和傻笑。
被破身的女奴会有这些反应的吗?怎么网上从没人提起过呢?
“美子,你到底傻笑什么?”实在忍无可忍,在地上以狗趴的姿势爬着吃饭
的美子,居然仍可以偷偷傻笑,弄得和照觉得自己十足一个笨蛋主人一样。
“啊……什么?啊………没……没有………主人……”
“美子~~~~”和照眯起了眼,阴恻恻的拉长了鼻音,美子则不好意思似
的垂了头。
“今日是……美子…的初夜………心情…好奇怪……对不起主人……美子不
是有心偷笑的…对不起……”看到美子停了吃饭,像是歉疚的模样,和照心里大
骂自己是混蛋,人家的尊严和处子之身也全都给了自己,人家笑了笑干嘛又不高
兴,和照也不好意思地笑着摇头。
“吃饭吧,小母狗。”
“是,主人。”和照竟然没有责怪,美子不禁喜翻了心头。四肢趴下,又开
始吃那放在地上的一碟饭食。
饭后,和照拖起了美子的手,拉着她要一起洗澡。原本一直赤裸身躯的美子
也没有理由害羞,但却不知是甚么原因,她似乎不是很愿意与和照一起洗澡,就
连和照亦不明白个中的理由